金信网官网客服电话:400-890-7777
投资理财资讯 > 互联网金融 > P2P平台 > 民贷天下 > 近9成用户薅过羊毛 P2P羊毛党生存空间正在萎缩

近9成用户薅过羊毛 P2P羊毛党生存空间正在萎缩

2017-12-16 07:56:13
近9成用户薅过羊毛 P2P羊毛党生存空间正在萎缩

  “我最开始是做淘宝刷单的,刷一单赚几块钱。后来经熟人介绍,才开始在P2P平台薅羊毛。”小安说。

  何为羊毛党?P2P平台的一大获客手段,就是向新用户派发羊毛福利——注册送红包、新手标贴息、加息券、现金券……P2P主动用羊毛吸引投资人,投资人也愿意薅上一把。一些投资人尝到薅羊毛的甜头之后,进一步深挖生财之道,在多个P2P平台注册,专门赚取新手奖励等羊毛福利。随着这个群体迅速壮大,羊毛党诞生了。

  据融360《维度》最新一份调查显示,近九成(86.36%)P2P用户在投资P2P时,薅过平台的羊毛。如果定义薅过10个以上平台羊毛的投资人就是羊毛党,那么在P2P用户中有高达20%的投资人是羊毛党。

  很多羊毛党都和小安一样,是经人引路而步入圈子。这个圈子有分工、等级、产业链,也有自己的套路和秘密。

  羊毛党的进阶之路:从金钱到权力

  据小安介绍,初级羊毛党搜罗信息,到处注册平台,拿新手红包,薅几块到十几块钱,游走在羊毛党产业链的边缘。薅过几个平台之后,一些初级羊毛党就会尝试做投资,投资时依旧瞄准有新手奖励、加息券、返现等福利的“羊毛标”。

  中级羊毛党则初具专业风范,他们很多都有电商刷单的背景,掌握着大量手机号码和身份信息。这些信息或来自亲朋好友,或从地下黑市购得,或为直接盗用。他们薅羊毛的方法与初级羊毛党无异,但由于使用多重身份多次注册、投资,薅起毛来以一当十,收益远非初级羊毛党可比。

  当中级羊毛党积攒起丰富的经验,熟知各家P2P平台的情况,甚至掌握特殊人脉资源,能第一时间获取羊毛信息,并最大限度避免踩雷时,就晋升为高级羊毛党——羊头。羊头一般是羊毛QQ群、羊毛公众号、羊毛网站里的群主或站长,发布羊毛信息,指挥羊毛党对各平台“群起而薅之”。

  当一位普通羊毛党晋级为羊头,他得到的就不只是金钱,还有权力。羊头以自己麾下的大量羊毛党为筹码,收取平台的“好处费”。当羊头的实力和声望在圈内首屈一指,就晋级为顶级羊毛党——领头羊。领头羊通过领导一个个羊头,间接管理成千甚至上万的庞大羊毛党群体。一个羊毛党团体内,等级严明,分工明确。消息采集和分发、渠道推广、技术支持,都有专人各司其职。

  此外,还有一种领头羊不是“人”,而是中介平台。这类中介设立任务墙,用户只需绑定支付宝或同类账户即可做墙上任务,并获得P2P平台和中介平台的双重奖励。

  P2P平台与羊头:供养与伤害

  打开QQ,在查找框内输入“P2P羊毛”或类似关键字,就会弹出多如羊毛的P2P羊毛群,每个群的成员数目都成百上千。QQ群里的羊毛信息一般包括平台名称和羊毛内容,有时还会附上渠道链接。这些信息的发布者,基本上都是羊头。

  羊头是羊毛党团体的领导者,也是P2P平台与羊毛党之间的中介。很多羊毛党对P2P平台的冲击,或P2P平台对羊毛党的“制裁”,事实上都是羊头与P2P平台博弈的结果。

  有些P2P平台为了营销造势,需要有人来“捧场”,所以在发布羊毛福利前,这些平台会先和羊头进行接触,平台向羊头支付报酬,羊头号召手下的羊毛党来造势。

  一位羊毛党说起圈内盛传的两个例子。之前有一家P2P平台在APP上推出活动:首次注册用户奖励20元,推荐一名新用户再奖励8元。由于未设定推荐数上限,一位超级羊头“推荐”了十多万羊毛党用户,按理应得奖励90万元,但平台很快发现了问题,最终只付了2万元。

  从90万元到2万元,平台处于上风。但有时由于羊头的影响力极大,平台不得不让步。例如有一家P2P平台做“好友返现”活动,一位知名羊头带羊毛大军涌入,但被平台发现。平台试图中止奖励,羊头便在P2P门户论坛骂平台言而无信,后来演变成羊毛党和平台之间轰轰烈烈的对骂,最终平台还是兑现了奖励。

  羊头对羊毛党的掌控力,使得P2P平台不敢等闲视之。当羊头为平台带去了羊毛大军,也不可避免地带去了风险和伤害。批量注册冲击系统,集中投资增加压力,最恐怖的是羊毛标到期后,羊毛大军集中撤资,有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平台,难以承受纯羊毛党在羊毛标到期时的挤兑,出现资金链断裂,提现困难,被薅秃甚至被薅死。

  危险游戏:水分与风险

  据融360《维度》调查显示,13.64%的投资人在薅P2P羊毛时曾因项目逾期、平台跑路而踩雷。

  有的平台注册就送钱,但有的平台只开放“曲线”薅法:只有投资了一定的资金,投足了一定期限后,才能薅到羊毛。此时羊毛党就不得不面对逾期、坏账等P2P固有风险,尤其容易成为以羊毛作饵的圈钱平台的受害者。

  一位抱团维权反被羊头“补刀”的羊毛党诉苦:他所在的羊毛群在某P2P爆雷后直接改名为维权群,群主就是羊头,从带头薅毛变成带头“维权”。可集万千信任于一身的羊头根本不打算维权,只是拿维权群做筹码,私下和平台交涉,索取一定好处费后就将维权群解散,带钱走人。

  更有甚者,平台暴雷后,一些羊头在群里招摇撞骗,假意筹钱维权,实为趁火打劫。譬如今年六月,笑着赚爆出兑付困难后,就有人伙同羊头,在某羊毛群里以筹集律师费为名,收取群成员每人200元,收取后便将群解散。

  P2P平台的“反薅”行动:坚决抵制“僵尸”用户

  大部分P2P平台对于羊毛党持抵制态度。时至今日,甄别、隔绝和剔除纯羊毛党,已经成为越来越多的P2P平台的重要风控项目。积木盒子大战羊毛党,就是一大实例。羊毛党参与积木盒子的注册优惠活动却无法提现,积木盒子平台给出的理由是:怀疑部分用户大量利用他人身份信息注册从中获利。

  财加CEO余景舒透露,平台可以通过合作机构滤掉一些羊毛党。这些合作机构有大量投资人的信息,曾经在多个平台薅过羊毛的羊毛党很容易进入这些平台的“黑名单”,如果P2P平台购买这些机构的数据,就可以阻止“榜上有名”的羊毛党在平台投资。

  新新贷CEO张扬表示,羊毛党之所以臭名远著,一是他们只为奖励而来,奖励到手就马上转移到下个平台套利,忠诚度很差,很多都成为了“僵尸”用户;二是一些P2P平台轻视了羊毛党的规模和影响力,导致套利赎回的时间过于集中,对现金流造成压力。

  2016年年初,一则消息震动羊毛党圈子:有人薅羊毛,传言被抓,将获刑十年!说的是借贷宝针对某羊毛党的行为,向公安机关以“诈骗罪”报案,据说这位羊毛党或将面临十年刑期的诉讼指控。

  随着监管的推进,P2P行业日趋成熟,P2P平台策划活动时会特别注意规避恶性羊毛党的入侵。很多羊毛党也逐渐发现,奖励过大的短期标越来越少,平台的身份认证越来越繁琐,薅羊毛已经远不如过去那样轻而易举。羊毛党的生存空间正在萎缩。

  (本文转自融360《维度》)




标签:

发表评论
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